瑞思学科英语

复旦国际交流学生谈美国学习体验

瑞思学科英语2010-10-09

复旦国际交流学生谈美国学习体验

复旦国际交流学生谈美国学习体验

复旦国际交流学生谈美国学习体验  思如泉涌的学生最受耶鲁青睐   

      今年暑期,作为代表复旦大学前往美国耶鲁大学参加ELI项目的14位学生中的一员,我在大洋彼岸度过了紧张愉快而又难忘的58个日日夜夜。重返故土和校园,耶鲁的经历依然清晰,故不揣思想和文字的粗陋,提笔记录下这次交流活动的点点滴滴,旨在为渴望了解美国大学亦或西方教育的同学们勾勒一个侧面,期盼我抛出的这块砖或许能引来有类似经历同学更多的玉。

  耶鲁的暑期交流并不轻松

  我参加的这个ELI项目全称叫English Language Institute,是耶鲁大学的暑期英语项目,为期六周。今年全球招生108位,学生来自世界各地,有俄罗斯、土耳其、西班牙、挪威、巴西、日本、韩国等,中国大陆参加该项目的除了复旦以外,还有北大和清华。因为是英语项目,其主要内容涵盖了听说读写四个方面,课程设置是这样的:每周一到五上课,时间为上午9:00-10:00阅读与词汇,10:15-11:30写作与语法,11:45-12:45口语与听力。下午一般为一天两小时、一周两次的选修课。课业看似轻松,其实相当繁重。每天从上午9点上课到下午5点半,然后从晚上7点开始直到凌晨1点自由支配。如果你是个按时交作业的好学生,那恭喜你,接下来这6小时你都不用指望有别的活动了,因为望不穿的书目和写不尽的字母在等待着你。虽然这只是个暑期学习项目,但阅读量和作业量之庞大,由不得你有半点马虎和懈怠,国外大学治学的严谨和学术的认真可见一斑。

  循规蹈矩在这里不受欢迎

  上午的课是必修课,而在下午,耶鲁大学则开设了一些选修课,比如诗歌、摄影、电影等,每个学生必须选修一至两门,有点像国内校园里的兴趣班。我选的是戏剧,主要教授的是一些发音和形体表演。授课的Captain Kirk是一位风趣幽默略带癫狂的老师,也因为他,我得到了在美国的 “第一桶金”。那节课上,老师为了让我们体验美国不同阶层间天壤之别的经济条件,通过抽签把我们分成了不同组,我和一位俄罗斯男生有幸成为 “美国最上层的群体”——美国80%的财富被控制在这20%的人手上。老师给了我俩一共70美元作为资产,而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一大群女生被悉数分到了下级阶层,十来人一共才只拿到5美元。随后老师宣布,当天课程的内容就是用手里的钱在New Haven(耶鲁大学所在城镇)里任意采购,直到花完为止。我不想在此继续赘述我和俄罗斯同学的“奢侈”过程,我只是想说,在美国的课堂上,不仅上课内容丰富多彩,就连上课形式也五花八门,甚至上课地点都千奇百怪。在这里,每天都充满着惊喜和意外,有这样提倡创新的大背景,难怪学生们能思如泉涌,脑中时时可能诞生无数创意,因为循规蹈矩亦步亦趋在这里是不受欢迎的。

  阅读课涉及写作技巧和内涵

  打个比喻,在耶鲁上的阅读课就好比在中国上语文课。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国内的英语阅读课通常是老师带领全班阅读课文,遇到词组划出,碰到典故介绍,很少涉及作者的写作目的,至于写作技巧更无从谈起。这可能是由于英语并非我们的母语,学生的语法词汇掌握得不够透彻,如果突兀地深入剖析作者的目的技巧,可能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但这样的阅读课产生的结果必然是读写分离,即阅读课上学生只能学到词汇和语法方面的知识,而作文是需要学生另外加以学习的。然而读和写事实上是分不开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学生的英语作文多有固定模式,因为对于写作,他们往往求助于教辅书籍,而这类书籍多为应试类,只有套路,没有技法。在ELI的阅读课上,外国老师会像国内的语文老师讲课文那样讲解英语文章,明喻、隐喻、拟人、影射,作者为什么要这么写,有什么深层次的涵义被包含在这句话中,总之,各类写作技巧和行文方法都被一一阐述。

  流畅写作让学生增添自信

  在我看来,美国的写作课和中国的写作课很大的不同在于写作方式。国内多年的学习让我养成了斟字酌句的写作方式,往往是写完一句再想下一句,首先要保证前后逻辑通顺,再尽量向“字字珠玑”靠拢。然而这种稳健而缓慢的写作方式在我到耶鲁上课的第一天就遭到彻底颠覆。在耶鲁,外国老师们崇尚的是一种叫作“FluencyWriting”的写作方式,我把它译作“流畅写作”。顾名思义,这种写作方式的最大特点就在于“流畅”,具体操作起来也就是叫你流畅地写10分钟,期间绝对不能有停顿,实在写不出东西了就在纸上重复地写英语中最常见的冠词“the”,总之一定要保证这10分钟之内你手中的笔不曾停止舞动。我当时很疑惑,因为写作不同于抄写,要做到奋笔疾书无停顿谈何容易?老师笑着为我们解答了疑问,原来这就是让你把酝酿过程全部搬到写作之前完成,先不要急着动笔,而是想清楚准备写什么,如何构思,举什么例子等一系列问题,一旦想好才开始动笔,而一旦动笔了就停止再去反复思考。即使你真的江郎才尽,思绪枯竭时,笔也不要停下来,仍然要写着“the the the the the……”直到想到继续写什么。

  于是乎,当天晚上,我战战兢兢地开始写自己的第一篇“FluencyWriting”。我把手表放在一旁却不敢看它,生怕自己因为看表而让笔有些许停顿。你要不停地把自己脑海中一闪即逝的念头记录下来,并且要强迫自己的大脑不间断地产生这样一个个一闪即逝的念头。这10分钟,短暂却似乎漫长,干涩却似乎酣畅,平淡无奇却似乎精彩纷呈。但不管怎么说,在耶鲁课堂上写作有一点好,就是一旦这10分钟结束了,无论才思枯竭也罢,火花飞溅也好,你都可以不用再去管它了。因为老师就是要看你这10分钟内自然写成的东西,修改则是日后的事。

  我不得不提一下作文的修改。在这里,作文修改两三次是家常便饭,一篇好的作文起码是你的第三稿,班上一位北大同学甚至交出了他的第八稿。第二天,我忐忑不安地交出了自己的第一篇“FluencyWriting”——逻辑矛盾、时态混乱、语法诡异、用词奇肆,而且全文充斥着大篇幅的“thethe the the the”……然而,老师对我作文的评价却是 “你想法很特别,很有创意潜力,继续加油! ”虽然我知道西方教育是鼓励至上的,但这样的评价还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让我自己也尝试着去欣赏自己的文章。受耶鲁老师评语的影响,我似乎在这篇之前自认为不甚理想的文章中真的找到了些许闪光点。

  在这种潜移默化的无形激励下,我充满信心地继续着自己的“流畅写作”之旅。在中央公园的长凳上,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的草地上,在MACY’S更衣室外的沙发上,甚至在周末外出旅行的火车上,但凡在这些边角料的时间里,我都抽出10分钟来进行“FluencyWriting”。我像一个四处旅行的吟游诗人,随身带着纸和笔,一有机会就记录下自己美利坚之旅的点滴体会和万千思绪。在这样的训练之下,我的文章渐渐地可以在10分钟内兼顾逻辑与思想了。

  听力课像“小联合国”开会

  听力课和国内的外教授课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和你一起上课的不只有中国人,各种肤色、信仰和文化的同学在这里汇聚一堂,给我感觉就像是一个小联合国在开会。除了常见的演讲、讨论和辩论之外,老师还组织了定向越野、猜谜游戏、课堂聚餐等活动,给我们繁重的学习平添了一份快乐,也让我们在活动过程中彼此结识,深入了解。比如我和一个挪威同学就因一次猜谜游戏成了暑期项目最要好的朋友,我们一起去酒吧,互赠纪念品,如今回到各自家乡后也仍保持着联系。

  无法遗忘的一段学习时光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出去走走,开开眼界,这也是一种学习。不可否认,在耶鲁六周的学习是异常艰辛的,我不会忘记午夜时分耶鲁Trumbull图书馆的灯火通明,不会忘记顶着沉重的眼皮一天连看60页英语文章的难熬疲惫,不会忘记深夜两点披星戴月从Saybrook图书馆独自走回寝室的那份孤寂,更不会忘记我们一行复旦学子周末旅行在动荡的列车车厢里个个埋头奋笔疾书的场景……我从未想过自己的暑假可以如此这般地度过。

  对我们这14位经过面试、选拔,最后脱颖而出的复旦学子来说,当我们回顾,当我们眺望,这是我们永远无法遗忘的一段时光。

上一篇:瑞思专家对话:如何培养孩子的项目管理能力

下一篇:2010年10月日历

相关文章

瑞思官方微信:Risecn
扫一扫,变身美式爸妈!

瑞思学科英语,少儿英语培训,幼儿英语培训,儿童英语培训,少儿英语口语培训瑞思学科英语,少儿英语培训,幼儿英语培训,儿童英语培训,少儿英语口语培训

首页 瑞思课程 校区分布 精彩活动 教学成果 师资保障 国际游学 关于瑞思

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瑞思 > 瑞思动态 >

复旦国际交流学生谈美国学习体验

复旦国际交流学生谈美国学习体验

复旦国际交流学生谈美国学习体验

复旦国际交流学生谈美国学习体验  思如泉涌的学生最受耶鲁青睐   

      今年暑期,作为代表复旦大学前往美国耶鲁大学参加ELI项目的14位学生中的一员,我在大洋彼岸度过了紧张愉快而又难忘的58个日日夜夜。重返故土和校园,耶鲁的经历依然清晰,故不揣思想和文字的粗陋,提笔记录下这次交流活动的点点滴滴,旨在为渴望了解美国大学亦或西方教育的同学们勾勒一个侧面,期盼我抛出的这块砖或许能引来有类似经历同学更多的玉。

  耶鲁的暑期交流并不轻松

  我参加的这个ELI项目全称叫English Language Institute,是耶鲁大学的暑期英语项目,为期六周。今年全球招生108位,学生来自世界各地,有俄罗斯、土耳其、西班牙、挪威、巴西、日本、韩国等,中国大陆参加该项目的除了复旦以外,还有北大和清华。因为是英语项目,其主要内容涵盖了听说读写四个方面,课程设置是这样的:每周一到五上课,时间为上午9:00-10:00阅读与词汇,10:15-11:30写作与语法,11:45-12:45口语与听力。下午一般为一天两小时、一周两次的选修课。课业看似轻松,其实相当繁重。每天从上午9点上课到下午5点半,然后从晚上7点开始直到凌晨1点自由支配。如果你是个按时交作业的好学生,那恭喜你,接下来这6小时你都不用指望有别的活动了,因为望不穿的书目和写不尽的字母在等待着你。虽然这只是个暑期学习项目,但阅读量和作业量之庞大,由不得你有半点马虎和懈怠,国外大学治学的严谨和学术的认真可见一斑。

  循规蹈矩在这里不受欢迎

  上午的课是必修课,而在下午,耶鲁大学则开设了一些选修课,比如诗歌、摄影、电影等,每个学生必须选修一至两门,有点像国内校园里的兴趣班。我选的是戏剧,主要教授的是一些发音和形体表演。授课的Captain Kirk是一位风趣幽默略带癫狂的老师,也因为他,我得到了在美国的 “第一桶金”。那节课上,老师为了让我们体验美国不同阶层间天壤之别的经济条件,通过抽签把我们分成了不同组,我和一位俄罗斯男生有幸成为 “美国最上层的群体”——美国80%的财富被控制在这20%的人手上。老师给了我俩一共70美元作为资产,而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一大群女生被悉数分到了下级阶层,十来人一共才只拿到5美元。随后老师宣布,当天课程的内容就是用手里的钱在New Haven(耶鲁大学所在城镇)里任意采购,直到花完为止。我不想在此继续赘述我和俄罗斯同学的“奢侈”过程,我只是想说,在美国的课堂上,不仅上课内容丰富多彩,就连上课形式也五花八门,甚至上课地点都千奇百怪。在这里,每天都充满着惊喜和意外,有这样提倡创新的大背景,难怪学生们能思如泉涌,脑中时时可能诞生无数创意,因为循规蹈矩亦步亦趋在这里是不受欢迎的。

  阅读课涉及写作技巧和内涵

  打个比喻,在耶鲁上的阅读课就好比在中国上语文课。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国内的英语阅读课通常是老师带领全班阅读课文,遇到词组划出,碰到典故介绍,很少涉及作者的写作目的,至于写作技巧更无从谈起。这可能是由于英语并非我们的母语,学生的语法词汇掌握得不够透彻,如果突兀地深入剖析作者的目的技巧,可能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但这样的阅读课产生的结果必然是读写分离,即阅读课上学生只能学到词汇和语法方面的知识,而作文是需要学生另外加以学习的。然而读和写事实上是分不开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学生的英语作文多有固定模式,因为对于写作,他们往往求助于教辅书籍,而这类书籍多为应试类,只有套路,没有技法。在ELI的阅读课上,外国老师会像国内的语文老师讲课文那样讲解英语文章,明喻、隐喻、拟人、影射,作者为什么要这么写,有什么深层次的涵义被包含在这句话中,总之,各类写作技巧和行文方法都被一一阐述。

  流畅写作让学生增添自信

  在我看来,美国的写作课和中国的写作课很大的不同在于写作方式。国内多年的学习让我养成了斟字酌句的写作方式,往往是写完一句再想下一句,首先要保证前后逻辑通顺,再尽量向“字字珠玑”靠拢。然而这种稳健而缓慢的写作方式在我到耶鲁上课的第一天就遭到彻底颠覆。在耶鲁,外国老师们崇尚的是一种叫作“FluencyWriting”的写作方式,我把它译作“流畅写作”。顾名思义,这种写作方式的最大特点就在于“流畅”,具体操作起来也就是叫你流畅地写10分钟,期间绝对不能有停顿,实在写不出东西了就在纸上重复地写英语中最常见的冠词“the”,总之一定要保证这10分钟之内你手中的笔不曾停止舞动。我当时很疑惑,因为写作不同于抄写,要做到奋笔疾书无停顿谈何容易?老师笑着为我们解答了疑问,原来这就是让你把酝酿过程全部搬到写作之前完成,先不要急着动笔,而是想清楚准备写什么,如何构思,举什么例子等一系列问题,一旦想好才开始动笔,而一旦动笔了就停止再去反复思考。即使你真的江郎才尽,思绪枯竭时,笔也不要停下来,仍然要写着“the the the the the……”直到想到继续写什么。

  于是乎,当天晚上,我战战兢兢地开始写自己的第一篇“FluencyWriting”。我把手表放在一旁却不敢看它,生怕自己因为看表而让笔有些许停顿。你要不停地把自己脑海中一闪即逝的念头记录下来,并且要强迫自己的大脑不间断地产生这样一个个一闪即逝的念头。这10分钟,短暂却似乎漫长,干涩却似乎酣畅,平淡无奇却似乎精彩纷呈。但不管怎么说,在耶鲁课堂上写作有一点好,就是一旦这10分钟结束了,无论才思枯竭也罢,火花飞溅也好,你都可以不用再去管它了。因为老师就是要看你这10分钟内自然写成的东西,修改则是日后的事。

  我不得不提一下作文的修改。在这里,作文修改两三次是家常便饭,一篇好的作文起码是你的第三稿,班上一位北大同学甚至交出了他的第八稿。第二天,我忐忑不安地交出了自己的第一篇“FluencyWriting”——逻辑矛盾、时态混乱、语法诡异、用词奇肆,而且全文充斥着大篇幅的“thethe the the the”……然而,老师对我作文的评价却是 “你想法很特别,很有创意潜力,继续加油! ”虽然我知道西方教育是鼓励至上的,但这样的评价还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让我自己也尝试着去欣赏自己的文章。受耶鲁老师评语的影响,我似乎在这篇之前自认为不甚理想的文章中真的找到了些许闪光点。

  在这种潜移默化的无形激励下,我充满信心地继续着自己的“流畅写作”之旅。在中央公园的长凳上,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的草地上,在MACY’S更衣室外的沙发上,甚至在周末外出旅行的火车上,但凡在这些边角料的时间里,我都抽出10分钟来进行“FluencyWriting”。我像一个四处旅行的吟游诗人,随身带着纸和笔,一有机会就记录下自己美利坚之旅的点滴体会和万千思绪。在这样的训练之下,我的文章渐渐地可以在10分钟内兼顾逻辑与思想了。

  听力课像“小联合国”开会

  听力课和国内的外教授课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和你一起上课的不只有中国人,各种肤色、信仰和文化的同学在这里汇聚一堂,给我感觉就像是一个小联合国在开会。除了常见的演讲、讨论和辩论之外,老师还组织了定向越野、猜谜游戏、课堂聚餐等活动,给我们繁重的学习平添了一份快乐,也让我们在活动过程中彼此结识,深入了解。比如我和一个挪威同学就因一次猜谜游戏成了暑期项目最要好的朋友,我们一起去酒吧,互赠纪念品,如今回到各自家乡后也仍保持着联系。

  无法遗忘的一段学习时光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出去走走,开开眼界,这也是一种学习。不可否认,在耶鲁六周的学习是异常艰辛的,我不会忘记午夜时分耶鲁Trumbull图书馆的灯火通明,不会忘记顶着沉重的眼皮一天连看60页英语文章的难熬疲惫,不会忘记深夜两点披星戴月从Saybrook图书馆独自走回寝室的那份孤寂,更不会忘记我们一行复旦学子周末旅行在动荡的列车车厢里个个埋头奋笔疾书的场景……我从未想过自己的暑假可以如此这般地度过。

  对我们这14位经过面试、选拔,最后脱颖而出的复旦学子来说,当我们回顾,当我们眺望,这是我们永远无法遗忘的一段时光。

在线咨询

专业的少儿英语老师为您在线答疑

热门活动more >
最新消息more >
  • 瑞思动态
  • 媒体报道
  • 高端访谈

RiseClub瑞思社区苹果IOS客户端RiseClub瑞思社区安卓android客户端

Rise Club瑞思社区下载安装

瑞思学科英语腾讯微博瑞思学科英语新浪微博

关注我们

瑞思学科英语官方微信,微信号:risecn

预约试听课:

400-610-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