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思学科英语

为什么一场公司政变,引发了学习的革新

瑞思学科英语2015-02-26

  “我自己,没停留在过去的成功,或者失败里面,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有些令人意外,五年前那场震撼商界的国美电器经营权大战中,最终的“牺牲者”、前国美电器执行董事孙一丁,现在以美资私募基金贝恩资本的职业经理人姿态,出任贝恩控股的瑞思学科英语集团首席执行官。身处这一竞争日趋激烈的行业,在与诸如迪士尼、吉的堡、英孚等各路对手的过招之中,孙一丁正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像是个教育家。
 
  浴火
 
  2011年3月,历经国美家变、发妻病故,已经是国美第四号人物的孙一丁,终于离开任职了12年的公司。他在这里建立起天津、河南片区市场,一度主管国美最重要的全国采销中心,担任过运营中心COO,主导收购上海永乐电器、哈尔滨黑天鹅、常州金太阳等多家公司。见证从国美十几家门店到一千家门店,从营业额十几个亿到一千个亿;他说,离职是为了自己的承诺。
 
  那是2010年8月12日上午,酣战正烈的黄光裕(国美集团创办人)与陈晓(前国美电器首席执行官,在黄光裕入狱后接掌公司)之争到达沸点,李俊涛、孙一丁、牟贵先、何阳青、官方巍等国美高层领导集体出面,表态将与陈晓共进退。最后陈晓走了,只有孙一丁真的辞职。
 
  孙一丁说,原本与陈晓不合,但黄光裕入狱时,万不得已把公司托付陈晓;当时所有银行都对国美雨天收伞,只能靠着陈晓以个人信用与私人资产作为担保,才协助公司度过最艰难的时期。孙一丁觉得感动,逐渐接受陈晓,“是非黑白我自己有个判断,所以做了决定。”
 
  离职之后,孙一丁给自己半年的空窗期,陪伴刚刚失去母亲的孩子准备高考。推辞了家电零售、电器制造、电子商务、房地产等职业机会,他选择成为贝恩资本的职业经理人,从儿童英语教育事业再出发,先是出任金宝贝中国区总裁,然后进入瑞思学科英语(两家公司皆为贝恩所收购)。
 
  回顾国美时代,他的总结颇令人感慨,“虽然你是职业经理人,心里知道自己千万别把这个企业当成你自己的;但是你也知道,如果你不当是自己的,也不会做好。然而这会伤害你,你会发现,最后它肯定不是你的,你原来的想法都是傻的。”他说,再也不想替家族企业打工。
 
  重生
 
  人生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再出发?重新拥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孙一丁显然经过深思熟虑。
 
  推辞了最为熟悉的家电零售行业,是为了从红海跳进蓝海。尽管过去孙一丁经常有几百亿预算在手,千军百将任凭调遣;但是家电零售行业只有3%、4%的净利率,又遭到电商网站严竣威胁,生存境况恶劣,从业人员压力倍增。
 
  而儿童教育行业正在精致化、高价化,行业还有很长前景,净利率超过20%;如果能以连锁经营方式扩张规模,就能成为一门大生意。贝恩资本相中孙一丁,正是因为过去他的展店、连锁经营绩效。目前瑞思英语共有北、上、广、深近50家直营校区,全国超过150家加盟校区,目标是未来在美国纳斯达克股市上市。
 
  瑞思英语是国内最早提出“学科英语”概念的学校,学童上课不单纯以学英语为目的,而是用英语来学习数学、科学、语文等课程,英语成为一种认识世界的工具。为了学好知识,必须流畅使用英文、“痛快忘掉中文”,这是学科英语的教学宗旨,校园环境力求与真正的美国小学相似。
 
  “第一次看瑞思杯大赛的时候简直震撼,两千个学生、家长挤得满满。”孙一丁说,孩子们生龙活虎地在台上发表演讲、侃侃而谈自己的环保计划、科学项目,就像真正美国学校的孩子一样活泼,而不是被补习式英文班教得呆里呆气,连他看了都感到羡慕,这一代孩子的学习环境终于能够人文化。
 
  成长的不只是孩子,还有孙一丁自己。过去国美发展饱和,经营团队极为辛苦,明明知道打广告没有多少人看,不打广告却很难安心,最后广告都是打给对手看。到了英语学校,孙一丁开始有自己的生活,可以正常上下班,每周运动、打高尔夫球,身体气色都明显变好。
 
  过去国美那种千亿级营收的公司不必太在意细节,可是英语学校是对着每一个小朋友开设,每一家学校的校址是否安全、店租是否合理,连锁经营在小规模的范围内很容易因为一点点的成本变动而吃掉大部分利润,孙一丁都必须亲自监督。例如前阵子有个学校的店租涨价70%,将严重影响利润率,结果孙一丁拿出早期在国美展店选址的功夫,亲自带队出去看店面,找到了一个店租与原租金相当的新校址。
 
  尽管校务繁琐,孙一丁说,重新发现了自己对新事业的作用还是很大。去年因为英语高考政策变化,儿童英语产业上冲下洗,一线品牌迪士尼在北京、上海关闭10家门店,英特英语等多家学校更发生卷款潜逃倒闭事件,家长求偿无门。在孙一丁的努力下,瑞思英语在北京连开14家新店,成为逆势成长的一个异数。
 
  英语学校最大的经营难题还是人员流动,行业一般的离职率约在每年50%之多;因为必须在周末、晚上上课,英语学校注定是年轻教师们暂时停泊的过度性职业,一到结婚生子,往往必须转职到正常上下班的工作。
 
  为此,孙一丁开始注重人的经营,出资赞助老师们参加各种五星教师选拔,到北师大EDP(Executive Development Programs)中心订制课程让老师参加,课余和科技公司举办联谊,农历春节帮老师订火车票。此外孙一丁还自己跑校区,找优秀的老师吃饭,希望老师们感受到公司对他们的重视。“老师自己要过得愉快,才能带给孩子开心的心情,一个校长、一个老师,都是我们重要的资产。”
 
  因为更关心别人,孙一丁发现自己开始变得不一样,“过去,我会看到别人好的一面,同时也会想到别人不好的一面;但是现在,我能越来越多看到别人好的一面。”年轻时,他和国美一样不断向前冲刺;到了中年,重新有一个机会,能够转往平和、优雅的人生。五年前的那场公司政变尽管痛苦,然而拉长时间来看,对孙一丁的人生或许反而开了一扇新窗。(周末画报)

上一篇:瑞思学科英语CEO孙一丁:教师是“核心竞争能力”

下一篇:Sally:孩子学英语痛苦是方法不对

相关文章

瑞思官方微信:Risecn
扫一扫,变身美式爸妈!

瑞思学科英语,少儿英语培训,幼儿英语培训,儿童英语培训,少儿英语口语培训瑞思学科英语,少儿英语培训,幼儿英语培训,儿童英语培训,少儿英语口语培训

首页 瑞思课程 校区分布 精彩活动 教学成果 师资保障 国际游学 关于瑞思

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瑞思 > 高端访谈 >

为什么一场公司政变,引发了学习的革新

  “我自己,没停留在过去的成功,或者失败里面,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有些令人意外,五年前那场震撼商界的国美电器经营权大战中,最终的“牺牲者”、前国美电器执行董事孙一丁,现在以美资私募基金贝恩资本的职业经理人姿态,出任贝恩控股的瑞思学科英语集团首席执行官。身处这一竞争日趋激烈的行业,在与诸如迪士尼、吉的堡、英孚等各路对手的过招之中,孙一丁正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像是个教育家。
 
  浴火
 
  2011年3月,历经国美家变、发妻病故,已经是国美第四号人物的孙一丁,终于离开任职了12年的公司。他在这里建立起天津、河南片区市场,一度主管国美最重要的全国采销中心,担任过运营中心COO,主导收购上海永乐电器、哈尔滨黑天鹅、常州金太阳等多家公司。见证从国美十几家门店到一千家门店,从营业额十几个亿到一千个亿;他说,离职是为了自己的承诺。
 
  那是2010年8月12日上午,酣战正烈的黄光裕(国美集团创办人)与陈晓(前国美电器首席执行官,在黄光裕入狱后接掌公司)之争到达沸点,李俊涛、孙一丁、牟贵先、何阳青、官方巍等国美高层领导集体出面,表态将与陈晓共进退。最后陈晓走了,只有孙一丁真的辞职。
 
  孙一丁说,原本与陈晓不合,但黄光裕入狱时,万不得已把公司托付陈晓;当时所有银行都对国美雨天收伞,只能靠着陈晓以个人信用与私人资产作为担保,才协助公司度过最艰难的时期。孙一丁觉得感动,逐渐接受陈晓,“是非黑白我自己有个判断,所以做了决定。”
 
  离职之后,孙一丁给自己半年的空窗期,陪伴刚刚失去母亲的孩子准备高考。推辞了家电零售、电器制造、电子商务、房地产等职业机会,他选择成为贝恩资本的职业经理人,从儿童英语教育事业再出发,先是出任金宝贝中国区总裁,然后进入瑞思学科英语(两家公司皆为贝恩所收购)。
 
  回顾国美时代,他的总结颇令人感慨,“虽然你是职业经理人,心里知道自己千万别把这个企业当成你自己的;但是你也知道,如果你不当是自己的,也不会做好。然而这会伤害你,你会发现,最后它肯定不是你的,你原来的想法都是傻的。”他说,再也不想替家族企业打工。
 
  重生
 
  人生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再出发?重新拥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孙一丁显然经过深思熟虑。
 
  推辞了最为熟悉的家电零售行业,是为了从红海跳进蓝海。尽管过去孙一丁经常有几百亿预算在手,千军百将任凭调遣;但是家电零售行业只有3%、4%的净利率,又遭到电商网站严竣威胁,生存境况恶劣,从业人员压力倍增。
 
  而儿童教育行业正在精致化、高价化,行业还有很长前景,净利率超过20%;如果能以连锁经营方式扩张规模,就能成为一门大生意。贝恩资本相中孙一丁,正是因为过去他的展店、连锁经营绩效。目前瑞思英语共有北、上、广、深近50家直营校区,全国超过150家加盟校区,目标是未来在美国纳斯达克股市上市。
 
  瑞思英语是国内最早提出“学科英语”概念的学校,学童上课不单纯以学英语为目的,而是用英语来学习数学、科学、语文等课程,英语成为一种认识世界的工具。为了学好知识,必须流畅使用英文、“痛快忘掉中文”,这是学科英语的教学宗旨,校园环境力求与真正的美国小学相似。
 
  “第一次看瑞思杯大赛的时候简直震撼,两千个学生、家长挤得满满。”孙一丁说,孩子们生龙活虎地在台上发表演讲、侃侃而谈自己的环保计划、科学项目,就像真正美国学校的孩子一样活泼,而不是被补习式英文班教得呆里呆气,连他看了都感到羡慕,这一代孩子的学习环境终于能够人文化。
 
  成长的不只是孩子,还有孙一丁自己。过去国美发展饱和,经营团队极为辛苦,明明知道打广告没有多少人看,不打广告却很难安心,最后广告都是打给对手看。到了英语学校,孙一丁开始有自己的生活,可以正常上下班,每周运动、打高尔夫球,身体气色都明显变好。
 
  过去国美那种千亿级营收的公司不必太在意细节,可是英语学校是对着每一个小朋友开设,每一家学校的校址是否安全、店租是否合理,连锁经营在小规模的范围内很容易因为一点点的成本变动而吃掉大部分利润,孙一丁都必须亲自监督。例如前阵子有个学校的店租涨价70%,将严重影响利润率,结果孙一丁拿出早期在国美展店选址的功夫,亲自带队出去看店面,找到了一个店租与原租金相当的新校址。
 
  尽管校务繁琐,孙一丁说,重新发现了自己对新事业的作用还是很大。去年因为英语高考政策变化,儿童英语产业上冲下洗,一线品牌迪士尼在北京、上海关闭10家门店,英特英语等多家学校更发生卷款潜逃倒闭事件,家长求偿无门。在孙一丁的努力下,瑞思英语在北京连开14家新店,成为逆势成长的一个异数。
 
  英语学校最大的经营难题还是人员流动,行业一般的离职率约在每年50%之多;因为必须在周末、晚上上课,英语学校注定是年轻教师们暂时停泊的过度性职业,一到结婚生子,往往必须转职到正常上下班的工作。
 
  为此,孙一丁开始注重人的经营,出资赞助老师们参加各种五星教师选拔,到北师大EDP(Executive Development Programs)中心订制课程让老师参加,课余和科技公司举办联谊,农历春节帮老师订火车票。此外孙一丁还自己跑校区,找优秀的老师吃饭,希望老师们感受到公司对他们的重视。“老师自己要过得愉快,才能带给孩子开心的心情,一个校长、一个老师,都是我们重要的资产。”
 
  因为更关心别人,孙一丁发现自己开始变得不一样,“过去,我会看到别人好的一面,同时也会想到别人不好的一面;但是现在,我能越来越多看到别人好的一面。”年轻时,他和国美一样不断向前冲刺;到了中年,重新有一个机会,能够转往平和、优雅的人生。五年前的那场公司政变尽管痛苦,然而拉长时间来看,对孙一丁的人生或许反而开了一扇新窗。(周末画报)

相关文章

在线咨询

专业的少儿英语老师为您在线答疑

热门活动more >
最新消息more >
  • 瑞思动态
  • 媒体报道
  • 高端访谈

RiseClub瑞思社区苹果IOS客户端RiseClub瑞思社区安卓android客户端

Rise Club瑞思社区下载安装

瑞思学科英语腾讯微博瑞思学科英语新浪微博

关注我们

瑞思学科英语官方微信,微信号:risecn

预约试听课:

400-610-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