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英语 瑞思课程 校区分布 精彩活动 教学成果 师资保障 国际游学 关于瑞思

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瑞思 > 高端访谈 >

袁雪:从英语教学,管窥基础教育阶段人才培养

2018年2月5日下午,瑞思教育学术高级副总裁、北京市教育学会学科英语教育研究分会秘书长袁雪做客中国教育智库网《白丁会客厅》,围绕英语教学,畅谈基础教育阶段的人才培养。
 
 
 
学科英语,学习的不仅仅是语言技能
白丁:先和您分享一个故事:有一次在餐厅吃饭,两个年轻妈妈谈到要不要让孩子补习英语时,一位妈妈非常地骄傲说:“我不让孩子学习英语,因为现在中国成为世界的中心,我的英语非常好,但在有外国人在的场合,我就说中文。”现在,中国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成为全球的中心。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家长应怎样看待孩子从小学英语的问题?
袁雪:我很欣赏这位家长的民族气节。我们一直也提倡要做有中国根、中国魂,同时又有国际化视野的人才。但我觉得这位家长可能对语言的理解有一些偏颇。能跟外国人进行交流,这就证明语言好,口语很棒。根据我做英语教育这么多年的经验,我认为,英语是文化、历史积淀外化的载体。通过语言,可以感受到不同文化以及来自于不同国家的人的思维逻辑和思考方式。
白丁:除了能更方便地理解国外的历史文化,通过语言,也可以更好地进行展示我们的历史和文化,能否这样理解?
袁雪:是的。我接触过四川省一位特别有名的红学专家,他把《红楼梦》翻译得让老外都能听得明白,能够明白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他说,现在已经有了人工翻译机器,甚至一扫描,英文字母就跳出来了,但关键是如何把红学的精髓讲明白了,这绝对需要深入理解两个国家的文化、语言表达习惯、思维方式。用英文表达中国文化的精髓,这绝对不是简单的语言层面的事情。
让外国人理解以国学为代表的中国文化的精髓是一件非常难的事。用英文向全世界诠释传统文化,对我们的文化传播是非常积极的贡献。
白丁:请袁老师对学科英语的概念,做个阐述。
袁雪:在国外工作时,看到很多中国孩子出国时,没有办法用学科语言或者叫学术型语言进行学习和交流。虽然这些孩子原来可能在国内学了一些生活方面的英语,也能基本读懂书籍,但是,难以融入国外教学中的讨论小组。
2006年回国时,我发现国内的教学仍然还是以语言交流为目的。当时感觉肯定不应该这样教学,因为如果这样教学,结果很可能是学了20年仍然没有办法参与到国际融合与深层次交流中。所以我开始思考:我们能否像国外的孩子一样学习呢?不是纯粹地学习天气、点菜、坐飞机等场景的语言,而是真正将学科的语言融进来,用英语学习语文、数学、科学等学科,在过程中培养孩子的思维方式。在国外,批判性思维、创造性思维、问题解决能力等方面的培养贯穿在教育过程中,有很多实践经验,我希望能引进这些经验。
另外,我们又引入leadership领导力的培养。提到leadership,很多人以为就是当官,其实这个词真的不是意味着要当官,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责任。怎么培养孩子的责任呢?第一,要让孩子有团队合作意识。第二,要学会表达与演讲演示,能讲出自己的想法,让更多人理解自己的想法。第三,要具备项目管理能力,包括对时间的管理、对人的管理,对事情的管理等方面的管理能力,将这些概念细化,落实到每节课中。
学科英语吸引了很多家长。学英语的目的不再纯粹为了考试,或者能和外国人聊天,而是成为具有国际化视野、国际化素养的人才。
全球一体化,势不可挡的进程
白丁:全球化程度越来越高,但是目前,一些外国元首可能存在反全球化的倾向。您有在国外工作学习生活的经历,目前又在国内致力于学科英语方面的教育。您如何看待全球化的发展趋势?
袁雪:这是比较大的主题。瑞思每年也会举办国际化论坛。美国前教育部部长、普林斯顿大学招生官都参与过国际化论坛。为什么他们会参与?他们也是想要了解在国际化进程中,中国的下一代有什么样的表现,具备什么样的水平,中国的教育者们在采取哪些措施。每次交流都能碰撞出很多火花。
国外很多人在学中文。另外,珠心算在国外特别流行,加州很多公立学校在学珠心算。英国的公立学校引入了上海的教材。从这些可以看出,中西方在教育方面都在做着不遗余力的改革。
我们在国外的合作院校每年都派一些孩子到中国来学习、参观、交流。这边的老师与美国的老师也在进行同课异构。双方上同样的课程,双方就教学方式进行密切交流。
白丁: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无论西方一些国家元首对全球化持怎样的态度,但在民间或者学术层面,全球一体化的进程是势不可挡的?
鸿儒(袁雪):是的。好的教育没有地点之分,大家对于优秀人才的目标是一样的。具备Critical Thinking and Problem Solving(批判性思辨与解决问题的能力)、Communication(沟通能力)、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创造与创新力)、Collaboration(沟通能力)的4C人才,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都是受欢迎的,那接下来要看的就是教育途径。伴随着全球化进程和互联网的普及,大家交流得更加频繁。上星期在韩国,与一些教育培训机构和公立学校,进行了深入交流。韩国的英语渗透率达到60%多,中国大约为20%,日本大约为30%。所以,其他一些国家也在探寻如何实现教育国际化。
白丁:刚才提到全球化,国家倡议要建设创新型国家。创新型国家靠创新型人才来支撑,创新型人才靠创新型教育来成就。英语教育,尤其是学科英语,与创新型人才的培养,是什么样的关系?
袁雪无论将英语理解为知识,还是技能,它的目的都是做事。创新教育中的创新不是以知识为主题,是以人为主题。英语教育瞄准的是事情,而创新教育是瞄准人的。英语教育与创新教育的改革在中国走了漫长的道路,从以知识本位转变成以学生为本位。2010年颁布的英语课标中提到,培养英语语言应用能力是英语教育的目标,这是做事为教育的目的。但是近两年发生了变化,核心已经变成了全人教育,而不仅是技能,强调学生的自主发展,强调学生社会参与性,同时也强调学生的文化基础,这是教改的重点之一。去年下半年参加了中国教育委员会外语专业委员会举办的会议,发现,教育的目标变成了三个组成部分,一是语言知识技能,即听说读写等语言技能;另一个组成部分是思维品质、认知思维,还有一个组成部分是文化意识等方面的社会性
教育从关注技能,慢慢开始关注人的长远发展以及社会互动性,创新教育是在此过程中提出的。我们一直强调要培养21世纪的人才。美国也是这样。美国中考SSAT是很难的,初中学生要具备一万的英语词汇量,有很多考查词汇的题目。现在美国也在试图改革,不再仅仅关注孩子的词汇量以及能否将题做对,增加了character skills的考评,考评内容非常有意思,比如,有道题目中提到,做完作业后发现做的三项作业中,两项不是老师布置的作业,但马上要交作业,问学生怎么办。这考核孩子的思维和人际互动方面。
在国外,要达到较高的GPA才能申请到好的学校。现在,国外的学校开始用Mastery Transcript。这不再是简单的分数,像雷达图、饼图,把孩子的多种技能,包括交流技能,leadership等融在里面。现在随着各种技术的发展,在考评上,从纯知识类的考评变成了综合素养的考评,这些为培养创新型人才打下很好的基础。
白丁:国家出台了研学旅行相关的一些文件,也出台了关于中小学人工智能课程的一些要求,目前人工智能还是以拉丁语系作为编程基础。研学旅行要到比较远的地方,在交流中提升综合素质。英语学习与这两件事情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袁雪:关于研学旅行,很多家长关心孩子到国外时,有没有与外国人说话。但是我相信无论是国家,还是教育工作者们,关心的研学可能不仅仅是语言层面的交流和感知,当然,语言层面的交流是基础。研学应该有课程体系,能够培养孩子的思维和能力。其实不用特别专门学英语,只要用英语做一些事情,英语自然就成了自己的一部分。研学旅行更像是综合性的素质课程,是社会实践的课程。这门课程在国内起步相对较晚。这里不讨论大学,只讨论大学前的阶段,如何把研学旅行与培养体系、课程体系进行更好的衔接,还需要做得更深入,而不是纯粹为了学语言。
编程也是一样的。很多人说编程用的是英语,所以要想学好编程,英语就要学得好。其实编程用不了多少英语。硅谷里的编程人员,技术是不错的,但词汇量并没有多少。如果想在AI智能方面或科技创新方面有很好的发展,最关键的不是英语。在硅谷,印度的高管比较多,他们有语言优势,但除了语言优势,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基本上所有技术人员都有MBA学位。印度人很善于抱团,一个印度人进了硅谷,会带来更多的印度人。很多时候不是语言和技术方面的竞争,沟通能力、理解能力更重要。
3岁到12岁,学习语言的关键时期
白丁:人从出生后,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发育敏感时期。请您谈谈,人语言发展的关键期是在哪个时间段?在这个时间段,应给予什么样的影响?如果错过了关键时期,可能带来的什么后果?
袁雪:每个孩子都有发育的敏感期。如果想要更好地、更快速地掌握语言,的确有年龄阶段的限制。
人的大脑有布罗卡斯区,是控制人语言的枢纽。三到十二岁是语言发展敏感期,这时候去习得第二外语,更容易变成母语一样的思维。过了十二岁,也还能学英语,但是这时学新的语言,进入的是大脑中知识记忆存储区域。我们正常用母语说话时,不用想,就直接表达出来了。因为母语已经储存在布罗卡斯区里。但如果把英语储存在记忆区域,还要进行调取,每次都要中文、英文来回翻译,在使用的流畅度上可能会降低。
三到十二岁是语言学习的敏感期。无论是母语,还是第二外语,在这个阶段,应该加大接触频度,创造环境让孩子运用语言。有人问,打开电视让孩子听英语,是否就可以了?语言学习也有规律,语言必须是有效的输入,另外,必须进行交互,不能是纯粹被动地接受。
很多家长有误区,认为某个单词太难了,孩子还小,就应该学one,two three这样简单的单词。其实不然。一定要给孩子创造浸入式的环境,而不是让孩子机械性地模仿或操练,需要真实语境的操练。
孩子学习的语言应该是活的,能够在交流中应用。要避免在语言敏感期里让孩子被动地、反复地听一些类似“妈妈的爸爸叫什么”的英语儿歌,这些儿歌对语言学习没有多大帮助。红色red、黄色yellow的教学,对于孩子帮助也不大。既然希望孩子能够在英语方面具备母语一般的思维和表达能力,就请像学习母语一样来学习英语。
白丁:三到十二岁是一个跨度九年的比较长的周期。在这九年里,在语言学习方面会分别呈现出什么样的特点?
袁雪零到三岁是语音感知的关键时期。很多家长认为这个阶段要学汉语,没时间学英语。但是语言学习本身有其十分特殊的规律。孩子的大脑一直在“修剪”过程中,用进废退,有用的留下,不用的退化。在零到三岁时,家长不一定只给孩子听一种语言,可以听到多种语言让孩子感知不同的音素。语言首先要能听得出来,很多唱歌跑调的人并不觉得自己跑调,因为音乐的感知能力比较弱,语言也是如此,有些人真的听不出来。所以,在零到三岁时,听是非常重要的。
三岁到五岁,要开始拼读。孩子从三岁到五岁开始接触简单的图画书,英文也是一样。与中文相比,英文的优点在于所有单词都可以拼出来。这个阶段可以让孩子开始学习拼读。孩子通过拼读,包括图画书中图画、文字的对照,自然就知道某个单词是什么意思,甚至不用中英文翻译。除了让孩子拼读,也可以适当让孩子看一些英语儿歌、绘本。我们经常让孩子背中国的儿歌,英文的儿歌也是有韵律的,有时家长读着读着,孩子也会读出来。在此过程中,孩子的发音以及对英文阅读的热爱也能够建立起来。
六岁时,孩子进入学校。学校里有更多的深入阅读,不仅仅是会读,而且开始思考,更多是让孩子用英语表达自己的想法。比如,用思维导图、时间轴、维恩图、饼状图等帮助孩子整理自己的思考,慢慢地,孩子会明白,英语不仅仅是为了读给别人听,而且可以用英语获得知识,可以在脑子里进行全英语的思维加工,还能够将思考过程表达出来。
在八九岁以后,孩子的写作会逐渐加强
基本上是这样的侧重点,每个阶段,都要让孩子的听、说、读、写全面发生。只是相对而言,在个别阶段,某部分的学习相对重要一些。
十二岁之后,只要增加学习频度,增加接触语言的频度以及自己练习的频度,也可以达到像母语一般的流利程度,不需要经过思考过程。但是,如果没有把握之前的关键期,十二岁后我们即便可以用外语熟练地表达,但在脑子里还是先用中文加工,然后再转化。可能这种转化已经变得非常自动化,因为太熟练了,熟能生巧。
我之前做过测试,在上百人的教室里,让自认为英语比较好的家长用英文大声数教室里的人数,在数到38到49时,大部分人都数不下去了,因为一边计算着到底有多少人,一边要用英文把它转化说出来,就容易数不下去。但是孩子都能数下来。经常在课堂里看到孩子做加减运算时,用two、three、four、five小声自言自语。当时我很震惊,之前只是理论和感觉,当真的看到孩子用英文在思考时,会发现原来这就是差异。
流利度、丰富度、准确度,评价语言学习的三个标准
白丁:同年代的孩子,接受英语教育的起点不同。很多孩子从一年级甚至幼儿园时开始学英语,有些地方从小学三年级才有了英语课程。另外,不同区域的英语师资的水准不一样,发音的标准程度也不同,有些教师的发音中还带有方言。根据您的观察,不同的年龄段,开始学习英语,或者说分布的区域不同,在接下来英语的学习过程,最终的成果会呈现什么样的特点?
袁雪:这在过去可能是个问题,但现在互联网已经通到乡村,我们接触到语言的机会越来越多,可以听,可以进行互动式学习,甚至可以通过在线学习让外教教自己。但是我想特别强调,很多家长特别纠结口音,一定要找金发碧眼的外教,东南亚的外教就不可以。很多家长认为英语要说得像播音员一样,但是包括联合国秘书长以及小布什,他们的英语都有口音。但他们都说得很正确,很恰当。
除非要做播音员,一般情况下,在评价一个人的语言好不好,评价标准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流利度;第二,丰富度;第三,准确度。达到这三点就够了。
家长应如何更好地参与到英语教育中
白丁:之前一直在谈语言。您对教育也有深刻理解,请您谈谈对教育的看法。
袁雪:还是以英语学习为例。家长希望更多、更积极、更主动地参与到孩子的教育教学的活动中。家长希望看到教育的每一步。他们特别渴求课后能帮助孩子提升的具体的手段、方法,会担心自己的发音不标准怎么办。智能软件、APP越来越多,家长可以利用这些工具与孩子进行互动。互联网的优点在于可以快捷地将很多资源传递给每个人,测评也更客观公正,这是福音。但是孩子在小的时候,希望家长不仅仅盯着线上平台的测试题。家长与孩子能够进行良好地互动,这更重要。
互联网很多软件可以实现纯技能的培养,软素养地培养也需要家长更多地参与其中。85后、90后家长也越来越关注孩子的其他素养,比如孩子是否足够勇敢,是否比较高效,是否合群。
白丁:根据您的观察,现在接受英语学习的孩子,对家长参与到学习过程,持什么样的态度?
袁雪:这要看多大的孩子,小孩子没有什么。现在大家都在说中产的焦虑,包括前段时间提到的鄙视链,类似的信息传播很快,制造了全民对于教育的恐慌和以及对未来阶级跃层的担忧。这就要回到以人为本。以人为本意味着每个孩子是不同的,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生长节律、学习习惯、认知习惯,当这些规律和节奏与他人不一样时,家长第一个持什么样的心态。第二,用什么样的标准,第三,用什么样的教学手段工具;第四,找什么样的专家或者其他课外机构。由于受到外界影响,家长可能会焦虑,但家长需要蹲下来认认真真去观察自己的孩子,正确客观地评价孩子具备什么,不具备什么。有人说中国是园丁教育式的教育,更多是修剪,剪成一样整齐。怎样才能不取长补短,而是让孩子的长处得到更好地展现?
相信在十年、二十年后,人才标准会逐渐变化,可能对于学历仍有一定的基础要求,但过得是否开心,孩子是否找到了自己,则更加重要。基础教育就是要让孩子能够找到自己,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让孩子发现自己、了解自己的过程是很难的,因为孩子在不断成长。家长也应参与进来,真正蹲下来,了解自己的孩子,按照自己孩子的成长节律进行干预。所有违背教育规律的事情,不仅仅会引起孩子的反感,还会导致家长难以承担的后果。
白丁:关于语言学习,尤其是英语学习,很多家长有比较多的焦虑。假如孩子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到初中之前没有接受过语言学习。对于这样的家长,请您借助直播平台,做一些疏导。
袁雪:我觉得不用疏导。大部分70后都是12岁后开始学英语的,现在挑大梁的也是70后,我们的英文和国际化的视野也并不差。学习没有早与晚。在漫长的一段路,即便早跑了两年,也并不意味着将来会怎样。我觉得家长还是应该放眼整个人生,不是只看每个节点上的比较。
对于想学好英语的孩子,想在国际化教育方面获得更多的孩子,建议要多阅读。书永远是成长和进步的阶梯。书这种资源相对来说容易获取,字典、英文原版名著都是可以的。只要保证每天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接触英语就可以,听或者阅读都可以。
白丁:哪个时间段更科学更好?
袁雪:按照记忆规律,早晨起床或临睡觉时是最好的。另外,按照语言习得的理论,不要有压力和焦虑情绪,在积极的状态下学习语言会更有效。我建议,不能硬背单词,要很好地运用英语,比如读特别喜欢的小说,比如《哈利波特》。我见过一个孩子特别喜欢《希腊神话》,《希腊神话》里面的很多英文单词比较难,但因为喜欢,孩子愿意去研读。所以要让孩子带着兴趣,用英语去做点什么,比如,在完成一个小项目的过程中,运用英语。学习语言不仅是要输入,还需要找机会输出。

声明

瑞思学科英语官网(risecenter.com)所涉及的任何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版面设计)均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等法律法规保护。上述材料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进行使用(复制、修改、转载等)。如需转载,必须取得瑞思学科英语的合法授权。如果已受本网授权使用,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瑞思学科英语/瑞思学科英语官网”。对于违反上述规定侵犯本网站知识产权等合法权益的行为,瑞思学科英语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热门活动more >
  • 瑞思动态
  • 媒体报道
  • 高端访谈

RiseClub瑞思社区苹果IOS客户端RiseClub瑞思社区安卓android客户端

Rise Club瑞思社区下载安装

瑞思学科英语腾讯微博瑞思学科英语新浪微博

关注我们

瑞思学科英语官方微信,微信号:risecn

预约试听课:

400-610-1100

在线客服_瑞思